<address id="jn3jj"></address>

            <span id="jn3jj"></span>

                  勃林格:我們一直把自己定位為中國的企業

                  2014-10-18 20:18:11  來源: 新牧網   作者:郭立濤  有人參與

                  一個外來者僅帶著一個舶來品來到中國,用短短11年發展到擁有藍耳、圓環、支原體等7大疫苗格局,并成為中國豬用疫苗領域的巨星,勃林格殷格翰(以下簡稱 "勃林格 ")到底有什么絕招……...

                  新牧網記者 郭立濤

                  一個外來者僅帶著一個舶來品來到中國,用短短11年發展到擁有藍耳、圓環、支原體等7大疫苗格局,并成為中國豬用疫苗領域的巨星,勃林格殷格翰(以下簡稱"勃林格")到底有什么絕招?

                  一個研發中心,再加一個生產基地,不惜花費7000萬歐元讓自己從高大上的外資企業落地為"中國企業",勃林格在謀劃什么?

                  \

                  勃林格殷格翰執行董事會成員韓士邁博士(左三)、勃林格殷格翰大中華區動物保健副總裁郎世峰博士(左四)與各媒體代表合影

                  2014年10月16日,在勃林格執行董事會成員、全球動物保健業務負責人韓士邁博士(Dr. Joachim Hasenmaier)來華之際,農財寶典.新牧網、農民日報等四家媒體與韓士邁博士以及勃林格大中華區動物保健副總裁郎世峰博士(Dr. Stephan Lange)在勃林格上海總部進行了面對面交流,探討勃林格在中國乃至國際市場的發展布局。

                  據韓士邁介紹,2013年勃林格全球動物保健業務凈銷售額達到11億歐元(約14億美元),市場份額達到6.1%.其中,美國(52400萬美元)是勃林格最大的市場,德國(12200萬美元)第二,中國(8200萬美元)第三。韓士邁表示,從今年年中截至第三季度的業績來看,中國和德國已相當接近,在今年年底或明年中國將有可能取代德國,成為勃林格第二大市場,他對此很有信心。而且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市場的業績可能非常接近美國,因此,勃林格把中國市場定位為動保業務增長的核心市場。

                  \

                  勃林格殷格翰執行董事會成員韓士邁博士

                  記者:在中國市場,勃林格應該屬后來者,在這之前已經有像碩騰、梅里亞、默沙東這樣知名的跨國藥企進入中國。但勃林格卻能夠從原來的后來者變為現在的領先者,這其中的關鍵是什么?

                  韓士邁:首先我們的戰略自始至終都很明確——我們是專注于豬這一特有的業務范圍。我想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我們在德國總部豬疫苗的產品組合非常非常適合中國本土國情。不久前逝世的楊先進博士是我們原勃林格殷格翰中國動物保健業務負責人,他在德國學習過,也在德國總部工作過,非常了解我們公司在國外特別是總部的情況。他也非常了解中國本土市場的情況,因為他是中國人。在他進入中國以后很快就建立起一支高效的管理團隊,充分利用總部優秀的產品和本土非常強有力的技術支持部門,再加上我們優秀的合作伙伴,迅速打開了中國市場。這些優秀的產品、本土團隊和良好的商業伙伴都是我們能夠取得成功的具體因素。

                  從深層次來講,首先,我們不是賣疫苗的,我們是賣解決方案的。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精力和巨大的投資來建設強有力的本土技術支持團隊。這些人跟我們的終端客戶(即豬場)接觸密切,知道豬場在養豬過程中真正的問題是什么,有什么需求,隨時能夠拿到第一手的資料。然后他們把這些信息及時反饋給公司內部的研發人員,確保他們研發和生產出來的疫苗能夠真正滿足終端客戶的實際需求,而且還能發揮這瓶小小疫苗里面更多潛在的功能。所以我們覺得勃林格跟其他動保企業非常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不僅有好的產品,還有更好的人,特別是技術服務團隊。我可以自豪的說,除了提供優秀的產品以外,我們還可以提供一流的售后服務,確保客戶在使用我們的產品時沒有任何后顧之憂。

                  \

                  勃林格殷格翰大中華區動物保健副總裁郎世峰博士

                  記者:2013年勃林格在中國豬用疫苗的銷售額達到多少?

                  郎世峰:2013年勃林格在中國動保業務(主要是豬疫苗)的銷售額有8200萬美元,今年預計還能增長8%-9%.你也知道,在過去的9個月里,中國豬價低迷,豬農賺的錢也不多,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還能有8%的增長是相當不容易的。我們預計今年年底中國豬價會緩慢回漲,我們的產品可能會有更大的銷售空間。

                  記者:目前勃林格在上海的研發中心以及在江蘇泰州的生產基地建設進度如何?預期何時才能實現收益?

                  韓士邁:研發中心是兩年前成立的,有很多研發項目正在進行,但是我們還沒有完成任何一個成品。泰州的生產基地在今年年底會開工建設,開始建房子,大部分建設工作預計在明年完成,但正式投產可能要到2017年。從建成到投產之所以要花這么長的時間,是因為在基地建成,設備到位以后我們還要花至少半年的時間進行檢測,看看整個流程能否生產出合格的產品。而真正大批量生產產品會在2018年甚至到2020年才可能進行,那個時候正是我們預計的銷售額大幅增長的時候。

                  研發中心和泰州工廠投資的成本回收要到十年以后才會實現,也就是說十年以后我們才能達到盈虧平衡,這是由研發生產需要一個比較長周期所決定的。從十年收回投資的時間來看,這是比較慢的,我非常理解,這是非常不同于很多中國本土企業收回投資的時間觀念。從一個廠房建好以后,到設備安裝,到人員調試,這是一個比較長的過程,但這是必要的而且值得的。因為動物疫苗生產的進入門檻非常高,技術要求也非常高。你不能期待光有錢,光用很大的投資就能從一片空地平地而起,建成一個疫苗生產廠,這是幾乎不可能的。同時,動物疫苗投資中固定投資的比例非常高,如機器、廠房,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開足馬力,達到100%的產能生產我才能看到一個良好的收益率、利潤率。但是就我在中國的考察情況來看,很多本土動物生產企業不是這種情況,我很好奇他們是怎么樣盈利的。

                  談到收益,現在僅就我們進口產品而言,預計是7%-8%的復合增長率,但是在未來,也就是在2018年-2020年我們的泰州生產企業開始生產疫苗,我們希望能夠達到20%。

                  記者:有數據顯示,中國的生物制品生產產能嚴重過剩,已能滿足全世界3倍需求,請問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韓士邁:我同意中國本土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但我聽到的數字是過剩40%-50%.在我們決定在泰州建廠之前,一開始的計劃不是自己投資建一個全新的廠,而是通過收購一個中國本土的動物疫苗生產廠來實現這個目標。我們當時考察了大概三四十家中國本土具有生產能力的動物疫苗生產企業,最后選定了其中最好的三家。但遺憾的是,我們最終發現沒有一家企業的生產設施能夠按照我們的標準生產出質量合格的勃林格殷格翰的動物疫苗產品,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只能自己花巨資在中國自己重新建廠。

                  盡管產能過剩,我還是相信在中國這個市場增長的過程中對于高質量、真正有效的產品永遠留有增長空間。我們永遠能夠把我們的產品與中國本土過剩產能生產出來的,可能質量一般的產品區別開來,因此,我們的產品在中國還是有用武之地。

                  \

                  記者:在國際市場上,動保企業兼并重組現象普遍存在,競爭也很激烈。勃林格同樣作為國際化企業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韓士邁:國際上知名動保企業兼并重組的現象愈演愈烈,也恰恰說明了在過去十年里國際動保業務也處在一個重組的過程。最近一樁兼并重組的案子也就是禮來兼并諾華動保業務,完成以后全球前四大動保公司將占有整個市場的60%.但這里需要注意的是,這樣國際大規模的動保業務兼并重組其實幕后有很重要的推動力量,就是人藥業務的兼并重組。現實情況往往是,很多跨國藥企基于人藥的業務發展需求進行大規模的兼并重組,而在這一過程中動保業務有可能作為一個附屬品被兼并或被排除。因此可以說動保業務的重組是依附于人藥的重組過程的。對我們來講,這樣的重組我們希望它不要發生,因為我們有非常強的科研能力。

                  現在全球其他國家動保市場的進入門檻還是相當高的。但是就中國而言,我注意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就是中國目前的動保市場是非常碎片化的。而那些大的豬場、牛場、雞場也處在一個兼并重組的過程中。我很期待看到,在未來越來越多大規模的豬場、雞場、牛場不斷出現,同時這些大規模的豬場、雞場、牛場也會傾向于與至多2-3個動物保健國際企業特別是領軍企業合作。因此,毫無疑問,其他跨國動保企業會和勃林格一樣繼續加大在中國的投資,來爭奪中國這些日益壯大的本土用戶。我們也相信,中國的本土企業也一樣會加快兼并重組的過程,涌現出一批中國本土動保領軍企業,然后同樣加大投資,提高自己的科研研發能力來與跨國藥企競爭。

                  這里我想舉一個例子就是巴西。同為發展中國家,巴西動物保健品市場的重組進程已經接近于國際水平,遠快于中國。目前巴西國內的動物保健市場有50%的市場份額被少數幾個跨國藥企分割,剩余50%的市場份額被少數幾個巴西本土的動保企業分割。我預計在未來,中國很可能會出現類似的情況。

                  記者:中國本土的動保企業競爭很激烈,而中國的政策導向也不可能讓動保市場無限制增長。在這樣的情況下,勃林格仍將中國列為動保業務增長的核心市場,未來業務增長的立足點何在?

                  郎世峰: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動保企業處在兼并重組的過程中,生產企業更是如此。在不遠的將來,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大,越來越少的少數幾個大規模養殖企業必然也需要越來越大、越來越少的提供高質量疫苗的動保企業。我們在這方面具有優勢。再者,中國人對食品安全的問題是非常敏感而且非常重視的,人們希望吃到越來越多有營養且安全的食物。從這個層面來講,通過疫苗來預防可能發生的動物疾病將是一個主要的手段。這為我們公司擴大市場份額提供了一個機會。

                  我的目標是向中國的用戶提供優秀的產品、優秀的解決方案和優秀的售后服務,來使他們的業務發展能更加順利。如果我能成功地做到這一點,中國的業績自然而然就能夠超越我的祖國——德國的市場。

                  韓士邁:要想保證中國業務的增長,我們必須要加強在中國本土的存在。通過研發人員、生產人員、技術人員和豬場保持密切聯系,及時追蹤有可能暴發的疫情,然后在疫情真正來臨之前或者來臨的時候,與終端用戶以及政府機構保持密切的合作來共同防控。這是疫苗與化藥不同的一個地方。在過去十年我們非常成功,但成功的主要基礎是我們優秀的進口疫苗產品。但是我們也注意到中國及國際市場的變化,這就意味到我們必須加大在中國本土的存在,所以才有了建研發中心、建生產基地這一系列投資的舉措。

                  記者:中國在動物疫病防控方面有很多法律法規,勃林格作為跨國藥企是如何適應中國的"水土"的?

                  韓士邁:我們在進入中國市場之間,就已經知道中國市場關于動物疫病防控有很多法律法規,作為一個外資企業毫無疑問我們必須遵守,包括我們核心的豬疫苗領域,很多病在中國有專門防控的法律法規。同樣的,我們在中國建立生產基地,按照中國農業部的政策要求,我們不能進行獨資,所以我們必須以合資的形式與中國本土的商業伙伴共同建廠。我們必須適應在這樣的政策環境下來開展我們的業務。與其他國家相比,比如越南,我們進入中國市場比進入越南市場要面對的法律法規要多得多,這是我們早已知道的情況。

                  而且,我覺得我們進入中國以后與中國法律法規的制定者是一個雙向學習的過程。比如說泰州生產基地的建立。生產一個質量穩定的疫苗,整個生產工藝流程是非常復雜的。我們在泰州的計劃是把在美國生產的全套工藝流程搬過來,在泰州復制,這一過程我們需要獲得相關批準。但是我們發現我們的設計方案有很多地方是和中國現有的標準方案模板不一樣的,需要我們修訂方案。我們會分析,有一些我們可以調整,但是有一些由于生產工藝的要求無法調整。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和有關專家進行溝通論證。這是雙方互相學習促進產業發展的過程,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會耗費比較長的時間。

                  再者,我們在中國進行巨大的投資,投資建研發中心,投資建廠,雖然我們是外資公司,但是我們在中國的研發中心以及生產基地都是在中國登記的中國法人,我們一直把自己定位為中國的企業。

                  南方農村報、農財寶典、新牧網原創稿件文圖,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嚴禁轉載、摘編或建立映像。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編輯部電話020-83003429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來源:新牧網 責任編輯:guolitao
                  • 分享到

                  網友評論
                  中文字幕无码手机在线看片